奇书网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1323章 《白昼之雨》花絮(上)

第1323章 《白昼之雨》花絮(上)

奇书网 www.qsw.so,最快更新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1323章 《白昼之雨》花絮(上)

    李灵泽点开网页、扫码付款、戴耳机,一气呵成。

    她是奔着花絮特典来的。《白昼之雨》正片有多致郁谁看谁知道,反正以后也要剪二创,有的是时间细抠重刷,李灵泽遂直奔特典,点击全屏观看,安安静静认认真真地看起了视频。

    漆黑的画面里,一阵熟悉的怪诞吟唱钻入耳朵,听得李灵泽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肩膀,胳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是电影里出现过的配乐,那时故事进展到了一半左右,片名、莫森的名字和秦绝的名字终于出现在观众眼前,莫森也在这片声若梵音,气氛却如邪神降临般诡异森然的BGM里不断地向前走,身影似与晦暗的街头夜景交融,又仿佛格格不入。

    一行白字浮现在屏幕中下方,不同于常见的电影花絮,《白昼之雨》并未从开机第一天开始收录,这行字幕标注的是每个角色的定角日期。

    演员们的试镜片段一一闪过,秦绝那段展现莫森从受害者转为加害者的灵异级无实物表演亦在其中,饶是李灵泽在《迷影人》的官方页面看过了好多遍,此时也微微吸气,感觉每一次看都有新的震撼。

    【角色已定】

    【1月5日,全员进组】

    伴随着字幕,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画面中,一众主演身着常服,与主创团队一起坐在长桌旁,各个姿态认真。

    李灵泽霎时来了精神。

    秦绝在这里面好认又不好认,好认是因为她外貌已基本是莫森的模样,浅棕色的头发,苍白的皮肤,颇为引人注目,不好认则是因为她发言较少,每每或是倾听,或是翻剧本、做笔记,低调得不像男主角的饰演者。

    “哇……”

    李灵泽发出轻轻的感叹声。今年一月份,好早,已经大半年过去了,现在回头再看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说起来,她是什么时候入坑的来着?

    印象里是看了《囚笼》,被戏份稀少却极其惊艳的少年赤那狠狠戳中,后面又赶上了几场秦绝的V博直播,就这样没有一丝丝防备地被锤进了坑底。

    埃岁月埃

    李灵泽从不“倚老卖老”,但这会儿看着花絮里那个演艺履历单薄,拍摄经验尚浅,还会在粗排时不小心冲出取景框的秦绝,那股“一路注视着他走来”的感觉就分外鲜明,心疼、欣慰、敬佩混在一起揉成满满的感慨,感慨里也有少许的得意,得意自己认识秦绝认识得那么早,参与、见证了那么多,没有错过她青涩的时光。

    “这个地方应该收着演还是再外放一点?”

    “唔,她这里的心理活动我觉得……”

    “再往左偏半步,可以,就这样。”

    “这句带顿号的台词是紧张得结巴,还是他欲言又止,说出第一个字之后顿了顿?嗯……哪种处理比较合适呢?”

    “你这句话的尾音不要拉太长。颤抖是可以的,但是不用太明显。”

    “其实这时候你心里想的是……对,所以你前后的情感变化要更贴近……”

    “等等,要不你下一句接得再快一点,就是那种‘抢白’的效果,有点想打断我的感觉——”

    【为期29天的剧本围读】

    简短的字幕搭配着严肃正经的讨论,让花絮视频看起来有些枯燥,却又让人不自觉升起敬畏。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有时候不看花絮,还真不知道原来看似不起眼的细节背后竟有这样慎而又慎的考量和取舍。

    每一个呈现给观众的镜头,从置景到服装,从灯光到机位,从微表情到台词,都经过了深思熟虑,是精心设计的结果。

    尽管李灵泽全程盯着秦绝认真的脸看了又看,但也不自觉被这般专业的氛围感染,愈发聚精会神。

    须臾,剧本围读的精剪part结束,后期剪辑师处理精巧,在这里截取了每位演员在粗排过程中的特写,演员刚说完自己角色的一句台词,特写便从排练花絮无缝切换到了对应的正片镜头,一秒定格带出角色和演员的姓名,既是介绍也是转场,一动一静的转换比死板的定妆照来得更令人印象深刻。

    最后,停留在屏幕中的是《白昼之雨》的片名,像是在告诉观众方才的内容都是“引子”,现在开始才是动了真格。

    熟悉的白字再次浮现,这一回是《白昼之雨》开机的日期。

    秦绝,不,莫森出现了,穿着那身不起眼的衣服,在惨绿色的环境里疯疯癫癫地晃头、转圈,“咣”的一脚踹在地铁站旁边的铁丝网,吓得李灵泽打了个激灵。

    镜头拉远,露出了一群调试设备的剧组工作人员,戴着顶毛线帽的贺栩正对一个白领打扮的女演员说着什么,对方听得认真,时不时点点头。

    李灵泽不自觉松了口气。

    有莫森在的画面还是太真了,真到让人忘记了这是在拍戏,还好有摄像机这些打破次元壁的东西提醒自己。

    “噗,这个场面怎么看着有点好笑。”

    脱离了戏剧营造的阴森恐怖氛围,李灵泽再看给女演员讲戏的贺栩和边上“自娱自乐”的秦绝,顿时有种自家小狼被放养了的既视感。

    当然,她知道这是因为秦绝走的是浸入派的路子,所以贺栩才因材施教,放任秦绝自己寻找莫森的感觉。

    视频的进度条接着往前走,看着看着,李灵泽长长地“哦——”了一声,这才知道原来开机第一天就已经拍了莫森盯上白领、尾随白领和田刚邱雪王大力的公园表白喜剧片段。

    “不愧是贺导。”她嘀咕,伸手去拿水杯。

    《白昼之雨》拍摄时长很短这件事卿卿们都是知道的,现在看花絮,许多迥然相异的场景都安排在同一天,一场戏主演们拍两三条就过了,不由得让人感叹剧组效率之高。

    “——暴力、罪恶和喜剧放在一块,在戏剧里可能显得新颖,但其实这就是现实。”

    贺栩出现在屏幕里,他上半身入镜,背景是白墙,显然是花絮剪辑师将杀青后的个人采访放到了这里。

    “同一栋公寓楼,独居的年轻人打游戏打得开心,隔着一堵墙,邻居的男人正在家暴他的妻子。”贺栩说,“悲剧发生的同时,有人在欢笑。全世界都这个样。”

    “我们平时好端端地过日子,不也经常在网上刷到一些烂透了的新闻,震惊这世上原来还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吗。

    “又或者,有的时候,我们也成为了别人眼里‘这样的人’,掺和进了‘这样的事’。

    “这就是生活。”

    “所以《白昼之雨》……它展现的就是这种正常的、普遍的生活。”贺栩微微点头,“它里面‘普通人的日常’和‘打破平静日常的异常’这两部分的比例是平衡得比较好的。”

    贺栩说话的时候,画面并没有集中停留在他身上,而是适当地切到了电影的拍摄花絮和部分正片片段,让这段话成为旁白。      “总之就是要真。”贺栩强调,“要让所有的事情都栩栩如生地发生在观众眼前,不管这些事是好的还是坏的。”

    “那些华丽阿光鲜碍…全都不要有。”

    似是印证贺栩的说法,秦绝——莫森再次出现屏幕里,依然是那段地铁站的剧情,莫森临时起意,尾随行凶。

    花絮视频没像电影一样分级,也没有把过激的部分剪进来,正片选段只播放到了莫森突地持刀将白领逼在墙边,随后便切至秦绝的后采画面。

    李灵泽先是眼前一亮,然后迅速皱了皱眉。

    哎呀,虽然不知道采访具体是什么时间拍的,但一看秦绝的模样,就知道肯定是三月份,或者说肯定是他还没养好身体时候的事。

    虽然大半年过去,现在的秦绝已经非常健康,可面对视频里的秦绝,李灵泽还是禁不住一阵心疼。

    “莫森在想什么?……我不知道。”镜头里的秦绝还穿着戏服,五官表情里依然有着莫森的影子,“与其说想,不如说……他就不会去‘想’。”

    哑哑的嗓音像被烤化了的糖浆,不是成熟男人的磁性,反倒有股焦味儿,甜丝丝又轻飘飘,李灵泽无比诚实地按了按小键盘的左键,退回去重新听了好几遍。

    “他脑子里很乱,乱得理不开,所以就放弃了。

    “很单纯,很简单……想做这件事就是想做。出现了这个念头,就决定要去做。

    “也没什么原因。”

    如果是其他作品里其他演员的采访,李灵泽说不定早就开始吐槽“你这演员说的啥啊,对角色根本没有自己的想法”,但看过了《白昼之雨》的她却知道,秦绝此时说的内容非常精准,从一个饰演莫森,还是沉浸式扮演莫森的演员的角度,事情的确就是这样。

    “——要讲述莫森的心理活动也不是不行。”画面再次切换到贺栩,与秦绝的发言隔空衔接,“但是其一,这个角色的心理变化和行为动机是非常复杂的,你要讲就必须掰开了讲,而电影根本没有这么充足的空间,除非做成一部彻彻底底的独角戏,从头到尾都是莫森的独白,但那样根本不可行。”

    “其二,如果极其精细地去剖析莫森这个人的心路历程,那么剖析的目的是什么,是让观众了解莫森的内心,理解他做出这些事的合理性。我很不想做这种‘开脱’,你这让那些现实里的受害者和受害者的家属、朋友怎么想?人家会觉得,你在为一个穷凶极恶的凶手洗白什么?这下好了,大家都同情凶手去了,合着我们受到伤害是活该的?

    “所以最终,干脆就决定不去刻画莫森的心理活动。何况一个连环杀人犯心里在想什么,大家也不需要去理解。”

    贺栩说这话的时候,画面放的是莫森在咖啡厅外面盯着邱雪,以及他站在楼下望着邱雪家窗户的那两段。

    “你理解他干嘛呀?根本没法儿理解。他自己——还有秦绝,都不理解。”贺栩的画外音既是说明又像吐槽,“不理解才正常。”

    “莫森这个人,他的过往经历是真的,犯罪经历也是真的,你用电影内容去引导观众的爱恨,让他们一定去站队、去支持谁、去批判谁,这种表达方式就太低级了,甚至低劣。

    “那我们要做的或者说能做的呢,就是给观众‘真’的东西。

    “观众怎么想怎么评价,那是观众的事儿,到时候不论他们想的是什么,总好过你按着脑袋硬给人往里塞你的想法。”

    李灵泽微微点头,贺栩的态度和观点她很熟悉,秦绝在《百年光影》的采访里就说过类似的话。

    “——粗排的时候,听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图一个真实,别惦记好看。”

    秦绝再度出现在画面里,讲话依然“莫森”,语速慢慢的,神情似在回忆,眼睛像蒙了层柔软的雾,不知该说是朦胧还是迷茫。属于莫森的颓丧和属于秦绝的精气神同时存在在她身上,有股矛盾的迷幻感,是摄人心魄的“演员”的魅力。

    李灵泽眼神发痴地看了半分钟,才意识到自己光顾着看秦绝的脸,什么都没听进去。

    她倒也不心虚——这么好看谁不爱看?——上赶着倒退回去,从秦绝出现的那一秒重新再看。

    有一说一,秦绝这样的状态真不多见。

    而包括李灵泽在内的许多卿卿其实就爱看这样的秦绝。众所周知,演员半只脚在戏里,半只脚在戏外,身上似有若无缠绕着角色的气息,与角色如丝如缕地交融在一起的那种感觉,是最最最吸引人的。

    偏偏自家正主和某些强调“角色不上升演员”的粉丝正相反,对“演员不沾角色的光”这一原则简直恪守到了极致,且随着自身实力越来越强,对演技的掌控也越发收放自如,出戏入戏切换得那叫一个快,说不留下角色痕迹就真一点儿不留,每每让李灵泽大感遗憾,痛惜扼腕。

    细数秦绝迄今为止的物料,也就《非雁》花絮里入戏太深一时失控攥住陈丹青手腕的那次,和《谁是侦凶》拍摄时期带着秦封“气儿”给卿卿们直播的那次,是秦绝为数不多的两次“演员与角色似重叠似分开”。

    再多的,也只有秦绝带着“惊宸”妆面上的那一期《幕间悠影》可以勉强抠一点这种感觉的边角料吃。

    李灵泽馋啊!

    要不然她昨天看到那个惊喜掉落的《非雁》第三方拍摄花絮开心得跟什么似的,不仅仅是因为视频的内容和接地气的摄录形式,还因为里面有几秒是秦绝发现了偷拍的摄像头,一瞬眼神直直钉了过来,隔着屏幕都看得人一哆嗦。

    那是江湖第一人秦飞燕对“外人”才有的眼神,冷淡、平静、不怒自威,和前一刻他面对沉丹青的眼神丝毫不相同。

    而恰恰就是这种演员带着角色的味道猝不及防击穿次元壁的感觉才最挠人,短短几秒差点没给李灵泽爽死。

    话说那个花絮视频里,演员秦绝意识到自己情绪不对,于是偏头闭眼,用指节压了压鼻梁,从入戏状态中抽离的反应,也是绝品中的绝品……咳咳咳,想跑偏了!

    总之,花絮真是好东西啊!

    李灵泽脸上不知何时露出了“咦嘻嘻嘻”的笑容,忙不迭回神,又双叒叕把进度条拉回去,第N次重看《白昼之雨》特典花絮里那个莫森味儿的秦绝。

    “打戏真的还……蛮挑战的。”

    画面里的人缓缓眨着眼睛,扯起嘴角笑了笑,那是一个秦绝的表情,却因为出现在“莫森”的脸上而显得颓唐,漫不经心,还莫名多了一丝状似不屑的邪气。

    李灵泽……李灵泽默默第N+1次按小键盘左键。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

    这谁能一点不走神地看下去!!!

    简直像在做“不要色秦绝”挑战……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的事!

    吸溜。

    “要拍出普通人,外行人打架的感觉。不能打得专业,不能打得帅,要把战斗意识、本能、经验……就那股能打的‘劲儿’,全都收得死死的。

    “和上一次(《囚笼》少年赤那)一样,都不是正常的武打戏。

    “上次是……放开了打,这次是收着打。两个极端。

    “非常感谢和我演对手戏的演员老师们。道具老师也是,美术老师也是,大家所有人都……为了安全地完成这些打戏,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没有这些支持,是不可能这么顺利的。”

    慢吞吞讲话,但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很认真的秦绝,此时又像一个乖巧知礼的莫森。

    李灵泽心里五味杂陈。

    4900+,和上一章的3100+一起共8000+,补5.10~5.13的更新。

    六月份把欠更全都补齐感觉不太可能,但万一呢,先试试。